达岚光洪网>财经 >乐通股份:姚振华校友、实控人周镇科的借壳沉浮录

乐通股份:姚振华校友、实控人周镇科的借壳沉浮录

2019-12-03 09:06:19

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仅仅提到乐瞳股票(002319)或周振科。但是,如果你提到盛达文化(600892),或者把盛达文化的控制权转移给周振科的深圳巨生花有限公司和姚振华,没有人知道。周振科和姚振华都是潮汕人,也是华南理工大学的校友。这种关系非同寻常。周振科在资本市场的地位:乐瞳股份(002319)和盛达文化(600892)的实际控制人。

周振科控制乐瞳股票已经三年了。2018年10月,乐瞳股份宣布了一项长期计划的重大资产重组。此次合并的目标是武汉中科新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新威”)持有PCPL 100%的股份。

根据该计划,科兴将在2018年不再拥有其主要业务。它的主要资产是收购和持有的目标公司pcpl的100%股份。也就是说,科兴只是PCPL的控制框架。

周振科是盛达文化的真正掌控者,他似乎已经“没钱了”。

截至目前,周振科控制的大正资产持有的乐瞳股份全部质押,质押金额为5199万股,质押期限至2025年。

周振科在盛达文化中的股份基本处于承诺状态。承诺状态如下。

6月16日,盛达文化(600892)宣布控股股东周振科与北京天创文投资业绩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55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98%)转让给天创文投资。

周振科的资本周转徘徊在失败的边缘。

周振科的首都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利用已控制三年的乐瞳股票借入资产注入现金迫在眉睫。

截至贺勋发布之日,乐瞳股票尚未对贺勋的问题做出任何回应。

周振科改造乐瞳的梦想——雾中看月

在收购乐瞳股份控股权之前,周振科已于2014年成为盛达文化(600892)的控股股东,接管盛达文化的前身——宝成股份公司后,重组计划暂停并同时启动。此后,重组改为固定增长,募集资金用于购买陶乐网络和中联重科100%的股份,转型为影视娱乐和游戏产业。

周振科对盛达文化的重构是快速准确的。相比之下,乐瞳的股票不像我。

2016年9月,周振科斥资7亿元通过协议收购刘秋华13%的股权,并获得乐瞳股份的控股权。成本价为每股26.92元,比停牌前的每股17.28元溢价55.80%。

2017年11月22日,乐瞳股票宣布,盛达资产将在下一年增持不超过其总股本的13%且不低于8%。

2017年12月31日,周振科控股的大正资产持有乐瞳股份3373.34万股,不到17%。

2018年3月31日,盛达资产持有5200万股乐瞳股票,占26%。

2018年10月,乐瞳股份最终提出了一项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事实上,乐瞳股份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4.42亿元,净利润为599万元,扣除费用后净利润为76.24万元。

一直徘徊在亏损边缘的周振科在乐瞳股票中的最大价值是壳价。

乐瞳股票并没有停止收购资产来挽救其日渐衰落的主营业务。

乐瞳股份的壳保护路径:并购热点——绩效提升——壳保护——再并购

2015年收购北京宣祥思悦传媒广告有限公司75%的股权,不仅抹去了文化传媒的热点,也为上市公司注入了业绩增长动力,这似乎是一石二鸟。

2016年7月,乐瞳股份收购了宣祥思悦剩余的25%股权,两者估值均为3.64亿元。

宣香思悦的表演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到一年后,乐瞳的股票再次跌入了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不赔钱的境地。2017年,乐瞳股份实现营业利润73万元,扣除费用后净利润768万元。

乐瞳股份为收购宣祥思悦而形成的2.46亿元商誉近年来从未减值,并确实尽了最大努力保护空壳。

2016年至2018年,乐瞳股份的经营业绩如下:

2016

2017

2018

52,024

53,205

48,744

1,334

73

-1,782

871

1,065

-3,375

794

768

-3,409

也就是说,自从周振科收购乐瞳股份以来,以夕阳产业为主营业务的乐瞳股份的业绩一路下滑。2017年营业利润仅为73万元,2018年营业利润为1782万元。事实上,扣除非洲后,其净利润也降至3409万元。

近年来,乐瞳股票的资产负债表上一直有1.87亿至2.55亿英镑的短期贷款。Hexun.com在研究其业绩报告后发现,短期贷款是抵押贷款,这也直接导致了乐瞳股票的高财务成本。

2016年至2018年,利息支出分别为1991万元、2286万元和2728万元,同比分别增长5.48%、13.93%和21.05%。2019年上半年,利息支出为1342万元,呈现明显增长趋势。

2018年,乐瞳股票遭受资产减值损失1784万元。Hexun.com在年报中发现,资产减值损失主要包括存货跌价、坏账和固定资产减值,其中坏账1694万元,存货跌价40.83万元,固定资产减值49.52万元。

2017年,乐瞳股票资产减值损失876万元,其中坏账损失547万元。

这意味着,除了高昂的财务成本,乐瞳股票的应收账款质量也令人担忧。随着应收账款坏账的计提,平均收款期有所好转,但对乐瞳股票壳保护的真正提升影响不大。

资产注入已经成为周振科的当务之急,他的资金周转已经失败。

随后,贺勋将对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乐瞳股份实际控制人周振科进行分析,重点关注周振科如何将不相关的房地产注入上市公司,实现套利,达到保护空壳的目的。

(编辑:赵金波)

内蒙古11选5投注 手机买彩票 湖北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10haja.com 达岚光洪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